建立以利率为中介目标的政策框架

网站首页        火狐电子游戏

  导读:通过债券回购利率或Shibor向LPR传导、再影响贷款利率的制度安排已经基本形成,这为中国建立以货币市场利率为中介目标的政策框架创造了条件

  货币政策体系由政策工具、中介目标、传导机制和最终目标构成,其中,中介目标是政策工具与最终目标之间的桥梁,在货币政策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通常来讲,可作为中介目标的主要是货币供应量增长率或利率,现在主要经济体都实行的是以利率为中介目标的货币政策体系。当然,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对以利率为中介目标的政策体系带来了新的冲击,不过,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作为中介目标的利率在货币政策操作中的地位。

  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实行以货币供应量为中间目标的政策框架,每年初政府都公布当年货币供应增长的目标值。但由于货币供应量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实际的货币供应增长率与目标值之间往往存在明显的差异,中国在2007年便不再将M1的增长率作为调控目标。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保持广义货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但没有明确货币供应量的具体目标值,这就意味着,实行了20余年的以货币供应量为操作目标的货币政策体系,在中国已基本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放弃货币供应量的操作体系后,中央银行就要建立新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从全球来看,过去三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主要发达经济体都纷纷建立了以某种利率为中介目标的操作体系,其中,在全球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美联储以联邦基金利率为核心的货币政策框架了。虽然各国选择的中介目标利率不尽一致,但共通的是,这些利率都是某种货币市场利率。中国虽然已弃置了旧的以货币供应量为核心的操作框作,新的货币政策框架尚未明确地建立起来,但以利率为核心的货币政策操作体系,是中国未来货币政策的基本范式,这是人们的共识。中国货币政策的撑舵者,在多个不同场合均阐明了自己的看法。2015年时任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要坚持市场化调控,加快推进由过去的计划调控向市场调控方式转变,由数量型调控向价格型调控方式转变。2016年他进一步表示,货币政策从偏重于数量型调控转向更加注重于价格调控,利率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同时利率信号需要比较清晰,不能有过大偏离,需要逐渐建立利率走廊。

  易纲行长则多次明确地阐明了对潜在的中介目标利率的看法。2013年11月,易纲称,7天回购利率或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Shibor)可能成为中国的新基准利率。2015年3月,他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指出,中国利率的基准(比如隔夜7天回购的利率)正在逐步成熟。他发表这一看法后,在人民银行降准降息的政策影响下,7天回购利率迅速下降,直接带动了债券二级市场收益率和发行利率大幅下行。到2016年8月,被问及7天回购利率是否会发展成政策利率时,他更是明确地表示“可以慢慢看,有这个苗头”。

  可见,以利率作为中介目标的货币政策框架,在中国货币政策的决策中,早已打好了“腹稿”,只不过到底以什么样的利率作为新的货币政策框架的中心,实践上仍悬而未决。

  虽然中国尚未建立起以利率为核心的货币政策框架,但人民银行在实践中早已进了多方面的准备和探索。

  首先,中国顺利地推进了利率市场化改革,这使得建立以货币市场利率为中介目标的政策框架,不仅必要,而且也日益迫切。

发布时间:2022-06-28 08:57:33 来源:火狐电子游戏 作者:火狐平台
浏览量:124
收藏

火狐电子游戏

公告公示

京ICP备xxxxxxxx号